“谁家里有人每天都用VR的,请举下手。”

我之前已经写过一篇题为“酒重于瓶”的文章,专门阐述了在任何媒介当中,实际内容永远比其他的都重要,用户对内容的体验好坏才是至关重要的。软硬件固然在内容的呈现上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归根结底用户最最在意的还是实际的东西怎么样。

话虽这么说,但是VR应用在技术上的实现也就是近两年的事。其实早在60年代和90年代都用相关的尝试,但都均以失败告终。话又说回来,其实用户们都不是很在意技术发展水平如何这种事情,一般只要能用现有技术满足现阶段的需要就别无所求了。所以说,最要紧的还是开发出来的东西对广大普通群众而言是否注重实用性,否则就算本质上是可行的但是不亲民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我近期有幸出席了在深圳举办的2017Vive生态系统大会Viveport“最佳沉浸体验”奖项的颁奖典礼,我想谈谈我的感想。我认为HTC在推广“VR生态系统”(现在就这么叫吧)的工作上所做的努力非常值得称道,他们清楚地意识到游戏对VR的今后发展来说只是个小头,这点在最近的推广视频中其实都已有所暗示了。

本届大会集结了许许多多很有深度的展示,参展人员包括素有“VR开拓者”之称的Tom Furness以及“VR传道者”HTC公司Alvin Wang Graylin,他们精彩的展示不由得让观众们大呼过瘾(HTC也要注意了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竞争对手已经在2016年第四季度抢占了HMD市场25%的份额)。然而,还有一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唱着反调,他们号称“技术才是一切的基础”,他们这样说是要讨硬件供应商的欢心。然后还有一群穿戴着传统固定式Vive牌VR设备却随意走动的学生向人们展示“未来学习生活”的前瞻景象,简直然人联想起“恐怖谷理论”,起码给我是带来了些许的不适。

之后就要轮到我要评选出“最佳沉浸体验”奖得主了,又得做这种差事了。其实我心里早就决定Hey VRd “Pray for Love”是该奖得主,但一开始我还是先卖个关子:

“谁家里有人每天都用VR的,请举下手。”

房间里几百号人,大概有十几个人举了手。我让他们看看周围,然后好好想想为什么会这样。智能手机也就是这些年刚流行普及起来的,但眼下大家都已经离不开了。VR以后也会一样吗?1年后?5年后?10年后?要过多久我们会变得像今天离不开智能手机一样离不开VR设备呢?

这取决于以下几点:

1.亲民实用的VR设备以及精彩的VR内容,而不是那些靠无脑打广告冲击群众神经的无良app。现在这个尖端革命性产品的开发者群体有一种傲慢、懒惰的习气,他们认为他们所做的东西反正目前很多人都理解不了,就干脆不做得接地气、易于为广大群众所接受。消费者就算心里有想法但也提不出什么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妥善解决方法恐怕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才能找出。
2.技术上要使得人们使用VR设备时实际体验到的画面不会显得太做作,而是要从内心能够接受才行。比方说相隔两地的情侣要通过VR设备共进晚餐,不能让他们哪怕有一分一秒产生“我是在和机器吃饭”的想法。
3.VR设备穿戴起来不能比戴眼镜更繁琐。你要说这是人懒那就是人懒吧,但是穿戴步骤要是能简化的话一定是极好的,这里说的简化不是对工程师和电子设备爱好者而言哦,要对广大用户都是这样才行。当然要实现这点可能成本不菲,但是要使技术定位与生活实用性完美结合在一起的话,这方面的投资还是有必要的。

页面

关于作者

Kevin Geiger的头像

凯文是AVGChannel&AWN博客专栏Reality Bites的作者,他在沉浸式媒体(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的艺术、技术和业务上有着独到的观点。

凯文·盖格身兼艺术家、动画师、技术、教师、咨询师、企业家、制片人与企业高管多职,在迪士尼伯班克分部和北京分部有15年的从业经验。凯文自2008年定居北京,现任魔力饺子(北京)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Magic Dumpling Engertainment)的创始合伙人,兼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特聘教授与常务副院长,及北京电影学院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执行理事。

凯文的网站地址 www.kevingeiger.com,邮箱holler@kevingeiger.com

翁玮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