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GADC上,在我们采访过的所有嘉宾中,Mathieu Cote可能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团队制作的《黎明杀机》这一游戏和中国玩家之间有着割舍不断,超越其他地区玩家的情感纽带,更因为Mathieu本人是一位非常坦诚,毫无保留的制作人。他对自己和制作团队的定位依然是“玩家”,而他认为,Behavior Interactive安身立命之本就是“让所有人都感到快乐”,而他们就是为此而生的。在这里,AVGChannel独家对话Mathieu Cote,让他自己告诉你,你和他之间的距离有多近。

*文中所有视频、图片和文字均为AVGChannel制作或被独家授权,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AVGChannel独家出品:专访《黎明杀机》制作人Mathieu Cote】

以下为采访实录:

AVGChannel(以下简称A):《黎明杀机》是从哪里得到的灵感?在制作执行时遇到了哪些困难?

Mathieu Cote(以下简称M): 灵感大概有两方面来源。如刚才的演讲所说,我们想制作一个让玩家来扮演反派的游戏。另一方面,在游戏研发初始,我们引进的游戏机制的来源,来自于“捉迷藏”这个游戏。归根结底就是一个人躲,一个人找,如果这个人被找到了,那就GG了。

所以当我们确定了游戏机制后,又升级了最初的核心理念,比如玩家扮演的反派来源于经典恐怖惊悚电影,那这个游戏自然就会呈现在眼前。

困难的话,我觉得最难的应该是,保持游戏的核心理念吧。因为这个理念太有启发性,随之而来的就是数以百计的人物和点子,毕竟其中蕴含着无穷的可能性,我们必须保持专注,做出取舍,这样游戏才能更扎实,游戏体验也会更好。

A:对中国玩家来说,《黎明杀机》引入反派“医生”是非常令人激动的,在设计这个角色和故事的时候你们是如何思考的?这个角色和其他角色的不同在哪里?

M:我认为这个角色是很重要的,也很成功,因为“医生”真正是能唤醒所有人的切身体验的。即使在不同的国家和文化中,你也总能看到一些邪恶的医生,一些令人惊慌的角色,然而一般来讲,医生应该是拯救生命,令人信任的角色,而医生的共同特点则是聪明,而且掌握生杀大权,这样的角色一旦黑化,其打击和手段也是极为致命的。

所以我们对世界不同文化中的医生做了一些考据,尤其是各地恶名昭彰的医生,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位符合我们定位的医生,他曾居于蒙特利尔,冷战时期做了许多恐怖的事情,包括精神控制等等。*但说到底,这个角色还是混合了许多其他杀手的元素,其中有来自电影的虚构人物,也有来自现实生活中的某些恶医。因此到最后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十分丰满的角色。

*(注释:这里应该是说DONALD EWEN CAMERON医生,苏格兰裔,美国和加拿大历史上最具争议也是最有名的精神医师之一,1958-1959年曾服务于加拿大精神医师协会,声誉极高,但因非法使用电击休克疗法、精神药物控制等被世人唾弃。)

CiGADC上,Mathieu Cote与大家分享制作《黎明杀机》时的经验。

A:那么随着“医生”而来的“凤敏”这个角色,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M:实际上,我们的杀手和幸存者并非一一对应,比如说我们做的“女巫(The Hag)”住在沼泽中,而“埃斯(Ace Visconti)”则是个赌场出身的阿根廷人。所以作为幸存者,我们一般只是致力于使角色带给玩家更多认同感,让玩家觉得这些角色可能是你的邻居,或是好朋友,又或者是你认识的人,这样就更真实一些。那么既然我们拥有基数众多且正在增长的中国玩家群体,因此我们就制作了一个能让中国玩家感觉更亲切的幸存者。我们设定“凤敏”是现代意义下的英雄,她是个电竞选手,这一职业的意义和价值,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与日俱增。因此我认为这样一个角色会带来更多的正面反馈。

页面

关于作者

Alex Constantine的头像

AVGChanne资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