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Chris Appelhans一反行业传统,将与知名影视特效工作室Base FX联手打造《许愿龙》,挑战充满未知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
《许愿龙》所有概念艺术图片由Base FX提供

在好莱坞兜售一部动画电影《许愿龙》(Wish Dragon)的单页脚本大纲,这对于导演兼编剧Chris Appelhans来说本来应该是一个很简单的决定。一旦出现适合作成中国动画电影的“绝妙”构思,当下各大制作公司管理层都会争相推进制作——面对他们这一股子“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热情,《许愿龙》这个项目真可谓应运而生,Appelhans应该可以找到慷慨的投资人、轻松快速地筹集资金。不过,这样一个过程貌似有点不对头了,“轻易”被视为“有欠考虑”的同义词,为了短期的资金需要,他可能不得不以削减情感上的诚信和长期的创意成就为代价。

我们再来看总部坐落在北京的视效制作公司Base FX。谨慎、仔细、稳健,这三个词几乎与中国动画制作公司绝缘。然而,这三个词却可以用来说明Base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布兰博(Chris Bremble)十多年来一直坚持的发展战略。这样的战略引导着Base在波谲云诡的中国娱乐制作领域获得了艰难但持续的增长。通过精心选择的国内外视效项目参与制作,Base已经逐渐成长为国内顶级视效制作服务商之一——即便不是唯一,也是少数几个当中的佼佼者。这里的顶级标准是指在给定的时间要求和预算范围内有足够的资质和能力来提供品质精良的制作。像《捉妖记》、与工业光魔合作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变形金刚4:绝迹重生》、以及近期上映的《长城》,这些佳作无一不在证明:Base有能力承担规模宏巨、精细复杂的高端项目。

不过,制作动画电影,跟制作深入人心的视效不是一回事。布兰博一直以来的长远目标之一,就是跻身“中国IP的名利场”,玩转IP、笑看风云——这样的目标远不止于出品一部电影,更不用说仅仅参与制作而已。有太多太多的中国制作资金一直以来源源不断地注入到注定难成的项目当中——这些项目的创意原动力仍然单纯到让人吃惊:指着某一部成功的影片,然后要求赶超。对于较真的投资人来说,动画电影制作行业的进入门槛无疑是极高的。绝大多数都会在数额巨大、且周期漫长的资金要求之前望而却步——更不用说耐心建造一个开发制作流程,用来生成顶级品质、满足中国观众观感期望的故事了——这一方面我们可以想到的只有追光动画和原力动画。等了好几年,布兰博等来了充足的人才、合适的资金支持,让他能够发起成立一家动画故事片制作公司——有资格制作满足他高品质要求的电影。布兰博确定Appelhans的《许愿龙》给了他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让Base初步踏入拥挤不堪、风险莫测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

笔者有幸在近期就《许愿龙》与导演Appelhans做了一次长谈。在这样一次充满洞见的对话当中,他分享了自己选择Base的理由。尽管有大笔资金快速到账的诱惑,他仍然坚持提高门槛、要为中国观众引进动画电影新一级水准的精细叙事和视觉。

页面

关于作者

Dan Sarto的头像

闪拓(Dan Sarto)是世界最大最全面的动画资源和信息数据库网站AWN.com的联合创始人、发行人兼主编,自2012年起加入德稻,成为德稻动画新媒体大师,并与德稻合作,共同打造AWN在中国的姊妹站——全新的中文版动画、视觉效果和游戏网络资讯平台AVGChannel。

 

Shallon Wong的头像

AVGChannel实习撰稿人。